花间鹤

🌸weibo:花间鹤🌸花妖♥第五人格♥ARS★凹凸★vacoloid★蝴蝶蓝★cp混乱邪恶派!喜欢的作品什么都吃不挑qwq毕竟常年冷圈底下趴着的人只想吃饱!

【花烬长安乱】锦绣如画《此去经年2》

【锦绣如画】

《此去经年2

<逆旅漂泊>

 

人间万物皆为逆旅。

仔细想来,即便是生在在太平盛世之中,人的命运也同飘萍一般,终是流离一世。

能回的去的的地方,一个个都在不知不觉中就没了。

 

花锦绣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十岁的自己在一片荒原之中,身上和脸颊沾满了血。

那是养育自己长大的姑姑们的血,那天她们不再对她温柔微笑,她们手中的长剑直直向自己刺来。

为什么呢?如果要杀自己那为什么不一开始就杀掉呢?

每次自己偷东西吃悄悄帮她隐瞒下去的姐姐拿剑砍向自己的时候,身上白衣被血浸湿,林鹤抽出剑,她就捂着肚子倒了下去。

口型说着:花锦绣。

似乎是带着温柔的笑意的,却被血模糊成可怖的神情。

花锦绣一句声音也没发出来,直到林鹤拉起她,她都没有发出一句声音。

“该走了。”林鹤说着,他的手拉紧自己,一步一步地离开那片血海荒原。

一步一步离开长安。

要走去哪里呢?我还可以回去哪里呢。

天大地大,却没有一处容身之所尚可安居,凄凄惨惨戚戚。

 

花锦绣醒来的时候已经快到了正午。

又到了……是哪里?

呆坐在房间好一会儿,花锦绣才反应起前几天发生的种种,揉了揉偷便简单收拾了一下,打算直接离开。

既然印章已经帮他们偷到手了,想来他们也不至于再为难自己。

“你这是要走?”文银刚好进门。

花锦绣看着文银一副无伤无痛的样子,想起几天前夜探秦王府时候遇见的那个现任第一侍卫,想着果然还是这个医馆的人更变态一点,两人打完竟然连一点伤都没有。

当时她根本不知道前任和现今的第一侍卫,只是打了个照面,根本就没打起来。

花锦绣点点头,“秦王府被这么一闹,说不定过一阵连长安城门禁都会很严,查起来,不方便。”

文银靠着门,“那你不等那个药方的消息了?”

“若有消息,即便我不在这里,想你们也有很多种方法告诉我不是。”花锦绣笑。

“那可不一定。”安君偌走进来,“医馆里的人没什么太勤快的,送信这累人的活儿可不干。”

“那就算了吧,反正本来也就不认为你们会帮我找。”

“……”安君偌顿了一下,“你在地下是不是看到了什么?”

“我什么也没看到。”

“真的什么也没看到。”

“看到了一些熟人,不过也都是过去的事情了。”

“你……是林鹤什么人?”

“我是他女儿,这次,真的没骗你。”

 

林鹤。

是我的憧憬,风伤鹤唳,战无不胜。

那是我一生的英雄。

 

花锦绣头回进蝴蝶谷的那天,正是她十一岁的生日。

去年的生日是在悬崖崖壁上过的,追杀林鹤和花锦绣的人追到悬崖没见人,一言不发地便走了。

那天,崖壁洞穴里的花锦绣就缩在林鹤怀里睡了一宿,林鹤给她唱着他家乡的童谣,咿呀缱绻,低语愁思。

下山路上,花锦绣在林鹤背后紧紧抱着林鹤的后颈,生怕自己掉下去,林鹤对她说。

放心,不会扔下你的。

于是花锦绣安心的在宽厚的脊背上睡去了。

然后,花鹤就被扔在了蝴蝶谷外。

……

花锦绣醒来发现自己被丢在谷外,等反应过来这是怎么一回事,就平静地在心中诅咒了林鹤不知几百遍。

等花锦绣入了谷,看见林鹤躺在竹椅上安然自得地睡去的时候,气真不打一出来,冲上去扶着林鹤就是一顿猛摇。

“你给我起来!”

“恩?”林鹤睡眼惺忪地翻了个身。

“为什么丢下我。”

听见花锦绣的哭腔,林鹤才终于起身,看着花锦绣一脸委屈皱起来的脸甚是好笑,

“你闯过来啦?”

“闯什么?”

“谷里的那些蝴蝶没有没有拦你。”

“蝴蝶……会拦人?”

“小姑娘吗,看起来美丽的东西啊,是带着剧毒的。”

花锦绣一脸茫然,林鹤大笑,摸摸花锦绣的头就进了屋,花锦绣抓着他衣角也跟了进去,一大一小,两人相依为命,便相依了五年。

 

冬至

“跑起来!别特么跟个娘儿们似的!今早不是吃了那么多饭了嘛!”

“劳资本来就是娘儿们!”

惊蛰

“我让你看的药书你是一本都没看吧,采回来这都什么这是。”

“……”

“好了好了,没怪你,你不要哭,哎!不要哭啊!”

小暑

“给你说了晚上不要跑出去,看吧着凉了吧。”

“可是吱吱快要生了。”

“吱吱是谁?”

“后山的狼。”

“……”

霜降

“花锦绣。”

“哈?”

“你想不想出去看看。”

“现在……不想。”

“好,那就再陪着我过几年。”

 

花锦绣出谷的那天,已是四月下旬,天气开始转热。

林鹤每天就在自己在院子里搭起的葡萄架下睡着。

花锦绣不去采药看书的时候,偶尔想起来就在旁边拿着蒲扇给他扇着风,偶尔就看着林鹤脸上不知什么时候长出的皱纹,想着原来这个人也会老,然后发着呆想着乱七八糟的事。

两个人就这么安静地等着夏日的到来。

等着这一架葡萄结了果。

等着那一片桃林落了苞。

等着,

守着……

林鹤将花锦绣送出谷的那一天,两人也还是如此。

“保重。”林鹤一本正经地告别。

“扑哧——”花锦绣还是没忍住。

“笑什么。”

“没什么,哈哈——”

“……”

“林鹤,”花锦绣突然正经起来“我会比下你,成为第一刺客回来。”

“鬼才信你的大话。”

“说到做到,做不到是小狗。”

“幼稚。”

花锦绣对着林鹤做了个鬼脸转个身就走了,离老远手还伸起挥了挥。

花锦绣没有回头,

自然没有看到民间说的冷血无情的天下第一刺客林鹤落下的泪。

而林鹤也没看见花锦绣那张哭成了一张鬼脸的脸。

五年相守,死生相依的情分,都藏在这一夕离别的泪中。

氤氲着葡叶桃香的淡淡香味。

 

林鹤死了之后,花锦绣便江湖四处漂泊。

她想帮林鹤报仇,却连仇人都不知道是谁。

安静地蝴蝶谷只有风的回响,没有一点线索可以留下。

她也没像承诺地一样去当什么刺客,毕竟太平时候,刺客这份职业还是比较辛苦的。

在偷盗时候她听过各种墙角,也听过各种生离死别的话本子。觉得自己一生其实活的也相当充实。

直到后来,她亲眼看着柳家医馆燃成了灰,

也亲手将蝴蝶谷变成了荒谷。

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自己一离开曾与人说好要回去的地方。

那些曾经以为会永远存在的地方,

轻易的就消失了。

不过一把火,一缕烟。

她就哪里都回不去的。

天大地大,何处是吾家。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