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间鹤

🌸weibo:花间鹤🌸花妖♥第五人格♥ARS★凹凸★vacoloid★蝴蝶蓝★cp混乱邪恶派!喜欢的作品什么都吃不挑qwq毕竟常年冷圈底下趴着的人只想吃饱!

【花烬长安乱】长歌当哭《归去来》

【长歌当哭】

《归去来1》



安君偌回来的那天仍旧大雾弥漫。

雾中缓缓传来脚步声和马的铃铛声,铃声仍旧,但已不再是当初跟着他的那匹马,当初的那匹不知是被埋在了荒原亦或是埋在了高山。

长安,还是在沉睡中,依旧一片愁云惨雾。

安君偌慢慢摘下斗篷的风帽,看着熟悉却又陌生的长安城墙,轻轻摇了摇头走了进去。

长安,我回来了。



“绯月绯月,我今天采药时候采了一堆的蘑菇,全炖汤喝了好不好啊。”花锦绣趴在灶台上看着正在挽起袖口的孟绯月,一个劲儿地说着蘑菇有多么好吃多么有营养多么有价值。

孟绯月这几天已经习惯了这人的烦躁,一点没管,“你啊,再吃就成了蘑菇精了,刚好脸都圆的快和香菇差不多了。”这几天没去赶集除了花锦绣这点采回来的“山珍”蘑菇,就没怎么吃别的,好点打点“野味”来啊。

花锦绣一脸委屈地滑落在地上,“这世上还有比菌菇更好吃的东西吗?!”

孟绯月笑,“有!”

“什么?”

“肉!”

“肉!”

两声肉同时响起,孟绯月猛地看向院子,安君偌正站在院子里,看到厨房的两人回过头笑:“我回来了。”

然后就听见花锦绣一声哀嚎,“啊啊啊啊,我不要吃肉,我要吃蘑菇平菇香菇金针菇啊!”

花锦绣和孟绯月互相对视了一眼笑了出来,“欢迎回来。”

于是,在这大团圆和谐美满的气氛下,刚回来的某人就被扔出去打野味去了,安君偌被推出去之前始终没想通,为什么自己奔波之后回来的第一顿饭还得自己去打食材?

安君偌走到郊外的树林的时候,头上传来熟悉的声音。

“怎么回来了,杀手都甩掉了?可别再带到医馆,我见一个毒死一个。”柳擎月站在树上,一只手轻扶着树往下看。

“都死了。”安君偌看向树上,似乎是光太刺眼,稍微眯了下眼睛。

“谁动的手。”

“我杀了一小部分,还有一部分中间突然撤离,结果之后我没走多远就发现他们是尸体,一招致命,见血封喉。”

“江湖上能做到这样的人可不多 ,那可不是一般的刺客啊。”

“所以,很可能杀掉追杀我的刺客的人不是江湖中人。”

柳擎月听罢便从树上一跃而下,平稳落在地上,背后的竹篓里装着满满一筐叫不出名字的草药。

“所以,你知道是谁了?所以你才回来了。”

“大概吧。”安君偌和柳擎月慢慢走在林子间。“雷牙军,现在怎么样了。”

柳擎月面无表情,“大概快被灭了吧。内忧外患,还被派去守了漠北云微山口那块地方,已经成了朝廷的弃子了。何况云微山口易攻难守,此去估计全军覆灭,偏现在的将军还执意笃定去云微山口不改其志,身后的众多弟兄也肯随他。”

“云微山口啊……”安君偌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那块曾是我们一起打下来的地方,那里还有好多兄弟的尸骨,我们当时没来得及下葬。”

柳擎月顿了一下,道:“你回来就是为了雷牙军?”

安君偌怔怔地看着林子间听到人声飞走的鸟儿,“是。”

“雷牙军已经不是当初的雷牙军了。”

“我知道,建起雷牙的穆严大哥走了,守护雷牙的陈冬大姐也走了。弟兄们的尸骨还在掩埋漠北的风沙之下。但是,雷牙军不能灭。只要还有一个人在,他就不能灭。”安君偌停下脚步,眼神坚定,“如果雷牙要亡,那……我便亲自灭了它。”

“你……”

“云微山口不能丢,这是穆严大哥攻下云微山口给我说的第一句话。”安君偌低头笑。“如果云微山丢了,北部地区最有利的天然屏障就丢了,云微山看起来易攻难守,但确是阻碍漠北大部人马进入中原的屏障且又是连通其他地方的军事要道。一旦失守,北部再无屏障。而现在的皇城的军队是无法阻挡漠北的狼群的。只有朝廷上那些尸位素餐只想着坑害他人之徒,才会将云微山当做弃子,简直可笑。”

柳擎月一只手背后看天,“天将变,君要抵否?”

安君偌笑:“与天斗,其乐无穷。”


评论(1)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