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间鹤

🌸weibo:花间鹤🌸花妖♥第五人格♥ARS★凹凸★vacoloid★蝴蝶蓝★cp混乱邪恶派!喜欢的作品什么都吃不挑qwq毕竟常年冷圈底下趴着的人只想吃饱!

【花烬长安乱】君若安好《淮南毒1》

【君偌安好】

《白露为霜》之情人节特别篇(并没有)



“你知不知道,很多时候我就等着时间过去。心里想着,啊~再痛苦的事情只要熬过去这段时间就好了。于是,我眼睁睁看着很多事情发生,然后,一点点期待这段时间快点过去。这样自己就可以解放了。”花锦绣看着窗外的大雪说了起来,并没有同往常一般伸出手去接雪,这大概是长安今年的最后一场雪了。

“这样不是很好吗?”孟绯月拨着花生吃着。

“不,或许不是,因为很多我想留住的也一起留不住了。”花锦绣关上窗,缩回屋子里和绯月筱瑞一起吃着年货。

所谓时间,就是这样一个东西。

带走了痛苦,快乐,一切一切,最终人们,一无所获地离去。



几年前的除夕,具体多少时间也记不得太清。

柳家医馆还没有这么多人。

最多,不过两个。

“都说长安城柳家医馆的小医师最是没有人情,没有钱绝不治病,怎么突然大发善心救了我。”君偌盘腿坐在炕上,一边嗑着瓜子一边说,活像个大爷。

柳擎月用火钳把红薯翻了翻,看着君偌那副大爷模样。

早上才开张,这人就一副半死不活的模样冲了进来,以为什么病,结果是一天没吃饭饿的半死不活。也不知道这人从哪里来。

“长安,柳擎月。”柳擎月先说了自己名字,然后问:“阁下是?”

“无家游侠,君偌”

“你是游侠?哪里像侠客了?”

“你不知道我当年砍了多少大盗……blablablabla”

那天,柳擎月和君偌就在柳家后院吃着红薯嗑着瓜子讲了一晚上或许是真的或许是胡编乱造的侠客故事。

那年,是柳擎月和君偌他们过的第一个年。

那是,安君偌第二次活了下来。



“停!我不管你是不是为民除害,劫富济贫。总之,柳家医馆不是济贫院。”柳擎月靠着门框一脸生无可恋地说。

“我又没白住。”安君偌笑。

“你就是白吃白住。”柳擎月撇了他一眼。

两个人堵在门口,一个门里一个门外,白玉笛和玄色刀鞘相互架着,半分不让。

“那个……”一个衙役衣服的人畏畏缩缩地过来问“请问是柳擎月柳大夫吗?”

安君偌笑了“看,不让我吃白饭的事情来了。”然后对着衙役说:“喏,那里面就是。”说罢将玄色刀鞘收回了腰间。

柳擎月也懒得再与此来路不明的人打,便请衙役进了大厅,也由得安君偌跟了进来。柳擎月这些年不少给官府验尸,一是帮官家做事,总是会有些方便的地方;二是总是能看见一些奇奇怪怪的毒或者伤;三是有这么一个验尸的大夫,官府一般都得供着,使唤官府的人使唤地尤其方便,当然,这也是建立互相信任之前。而柳擎月这样的大夫……官府并不信任。

不过,平时的验尸官府还是老爱找柳擎月,毕竟对死人的兴趣比活人的高的大夫没几个。

小衙役在柳擎月那一堆堆蛇虫鼠蚁的标本中哆哆嗦嗦地也把事情说了个大概。

一个月前,淮南青崖门掌门暴毙,接连凤台岭,八公山,谢家庄,田家庵,四出处当家接连暴毙。一个月之内五位当家暴毙,淮南大乱。当地官府无法破案控制不住上报京都长安,现五位遗体已运至长安。等待京兆尹府初判,再呈刑部。但尸体……

“我去,为什么这具最新的尸体会这么臭,你们是怎么运回来的?”柳擎月嫌弃地拿过衙役递给他的面巾绑了起来。

小衙役小心地没敢看接近腐烂的尸体,“据送来的人说,一路上冷冻冰封都已经做了完全处理,按道理没这么快腐烂,但就是不知道怎么回事,五位掌门腐烂速度超出平常。”

“一般来说,三天之内尸体开始腐烂,最早的青崖门掌门尸体五天之内就已经腐烂完全,不辨人形。但却始终未生尸蛆,至今也不曾白骨。而最新的这具尸体应该是昨日死亡,紧急将尸体移交上来,尸斑却已经如同青崖山掌门一般,这倒的确是奇怪。”安君偌蒙面站在掀开青崖门掌门的尸体。

柳擎月无视他,一个一个检查尸首。

“喂喂,不要无视我啊。”安君偌走过来。

柳擎月拿起手中的验尸工具突然对向从身后走过来的安君偌的眼睛,“不要吵。”

安君偌眼睛没有眨,直直盯着柳擎月,突然笑了,“喂,你知不知道淮南又称什么。”

柳擎月没有理他,又去看他的尸体。

“中州咽喉,江南屏障。”安君偌一点点走向门口,“大概是有人想要江南这里的一些东西,于是便要先扼住淮南。”

柳擎月抬头看他,“那人是谁?”

“不知道。”安君偌笑着走出门去,衣袖在空中翻飞“反正不是什么好人。”

柳擎月看着安君偌走远,然后走出屋子,看着地上刚刚死去的尸体整齐的伤口,眼眸深沉。

谁是好人?

谁活着,谁便是了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