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间鹤

🌸weibo:花间鹤🌸花妖♥第五人格♥ARS★凹凸★vacoloid★蝴蝶蓝★cp混乱邪恶派!喜欢的作品什么都吃不挑qwq毕竟常年冷圈底下趴着的人只想吃饱!

【花烬长安乱】绯月流云《鸣安不安》

【绯月流云】

《鸣安不安》

冬至。

“师兄!!你不要走!”孟绯月惊醒了后看着自己空空的手,苦笑了一声。

江湖多痴儿,哪得一世安。



鸣安不安白鹤舞,天道无天凡世乱。

孟绯月如今回想自己的前半生,最安稳的那段岁月都是在鸣安山上度过的,而当初的鸣安山却在那场雪中消失了,当初的孟绯月大抵也从那时候便消失了。

有一次孟绯月问安君偌:“师兄,你说为什么生命如此脆弱呢?”

那一天正好是鸣安山同门的祭日。

正月初三。

很早很早以前,孟绯月就想着,假如等自己老了那一天,自己要将自己年轻的故事给鸣安山上的小辈们编成故事讲完,要将鸣安山的历史一点一点谱写下来留给后面的人看。但是鸣安山,就这样消失了,那样轻易地消失了。

自己成了后来的人。



“绯月,你今天的菜咸了啊!”

“绯月,你这剑舞的不对,应该这样刺出去!”

“等明年这漫山遍野的桃花开了,我就带你下山。”

但是这些曾经与孟绯月朝夕相伴的人,为什么你们都食言了呢?

你们,知不知道,我很想你们……



那天是孟绯月第一看见雪,冰凉的雪花落在掌心化开,凉入人心。

那天是鸣安山上被血洗的日子,终生不忘。

鸣安山不知从哪里来的一群武艺非常的蒙面人不问来由便大开杀戒,将鸣安山变成了人间炼狱,在山上的一百零四人无一生还。那时的孟绯月正在街上想年过完了大概得买点新鲜食材研究点养胃的菜品。

世事难料。

孟绯月一个人浑浑噩噩走在街上,没有方向,眼眶中不住流下的,大概迟早有一天也会哭尽。

绝望大抵如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