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间鹤

🌸weibo:花间鹤🌸花妖♥第五人格♥ARS★凹凸★vacoloid★蝴蝶蓝★cp混乱邪恶派!喜欢的作品什么都吃不挑qwq毕竟常年冷圈底下趴着的人只想吃饱!

【花烬长安乱】月满西楼《离离原上草》

炫梦江湖卷


【月满西楼】


《离离原上草》


恨君不似西楼月,登高而望,等高而望,独自凭栏夜不休。

恨君恰似西楼月,盈满则亏,盈满则亏,空叹不见故人归。


柳擎月记得一句话。

师父说,医师如果失了仁心,就不能再做医师。

柳擎月还是医师,不过到底有没有医者仁心,就不知道了。

奚安抱着一堆刚采来的药材,满脸恭维的冲他笑。

那笑,实在是……假的很。

奚安采的药大多是用不了的,很多药材因为采摘手法不当在半路就枯萎掉了,更有很大一部分直接是野草,也不知道这小姑娘是真的看不出来,还是故意惹他生气。所以柳擎月一律采用冷处理,不理奚安,但对奚安这堆野草还是欣然接受了,野草也有野草的用法。

奚安说,你既然收了我采的药材,为什么还不理我。

柳擎月看了奚安好一会儿,想说什么也还是没有说,然后从前台的柜子下取出一个草帽,扔给奚安。

“喏,你的药材”。

奚安采的那堆野草被柳擎月编成了一个草帽,不过柳擎月肯定是不怎么常编草叶这类东西,编的草帽歪歪扭扭的。

奚安笑,“真丑”。

“那你还我”。

“不要。这是你给我的定情信物来着”。

“哈?谁说的……”

那时的柳擎月还没太毒舌,看事也没那么清醒。当时少年,笨拙有余,却无人责怪。

只怪,当时太过年少。

“我戴着草帽好看吗?”

“好~”

柳擎月已经服了这女人,同一个问题已经揪着他问了一早上了,扰的今早连个来医馆看病的人都没有。

“你骗人,你的草帽这么丑,怎么会好看。”

“好好好,我的锅”

“哈哈哈。”

看着柳擎月一脸无奈,奚安笑的都快肚子疼了。柳擎月看着奚安的脸,笑的眼睛都闭了起来,脸上也犯了红晕。其实小姑娘要是不这么烦还是挺好看的。

“放心!”奚安一掌拍在柳擎月肩上,差点没拍出他一口血,“采药我不行,不过编这些小东西我在行!本小姐来教你。” “好。”柳擎月捂着自己的肩,想着自己刚刚觉得她好看一定是幻觉,对,是幻觉。

那之后,奚安就没有采过药材。她的背篓里全是野草,准备教柳擎月编东西的药材。她的确不会分辨药材,尽管她努力了。

一切似幻如梦。


柳擎月学编织的时候格外认真。

奚安常常教完了他就默默在一旁看他认真做事的模样,柳擎月很快就学好了,不出几天,奚安所有会编的东西都被柳擎月学了去,甚至柳擎月自己还创造了几个新编法。

柳擎月VS奚安,完胜。

柳擎月笑奚安,他们之间有无法逾越的鸿沟,叫脑子。奚安一脸不服气的模样,又去找新编法和他争。柳擎月以为这样的日子会很长很长。

但他错了。

生命,比任何事物都要短暂。


柳擎月遇见奚安的时候,奚安怀里抱着她弟弟。

那时候长安城正值瘟疫,得了疫病的人全被赶在城外一处集聚地里,有士兵看守,不准疫病病人逃出,也不准人进去探望。进了集聚地的人,除了等死,没有选择。

柳擎月被师父赶出来和官府组织的医师们一起探看疫病区。

奚安看柳擎月身上背着的药箱,便叫住了他。

“救他。”

她声音小的几乎只有自己听得见,但柳擎月就是回头了,目光看过去,女孩子的眼睛睁得大大的,眼泪就那么流下来,脸红皱红皱的,实在难看的紧。

柳擎月真是这么想的。

他以前总是觉得,一个医师,就是图个安稳,悬壶济世是什么?要是悬壶济世,每个医师都饿死在街上了。医者仁心,最后还不是要问施仁心的人要钱。本来就是一桩买卖,何必弄得这么高尚。不过师父老是责怪他,医与商怎么能混为一谈。

索性柳擎月也没管,医术照学,病照看,钱照收不误。

所以,他也不懂,为什么自己会救奚安。

到后来每次治病有钱收钱,没钱收些七七八八零零碎碎的东西时候,连君偌都说自己真是个怪医。怪吗?不知道。不过就算这些人没有钱,自己能看着不去管吗?没试过,或许说,自己不敢试了。

医师和杀手一样,闻得到血腥的死亡气味,带着腐化的味道。

奚安怀里的孩子已经死了。应该是昨天晚上死的,奚安就这样抱了这孩子一夜。

瘟疫终于结束了,柳擎月离开疫病区,背着他的药箱,怎么来的怎么回去。但身后跟着一个小尾巴。

到了城门口,小尾巴被门口的士兵拦下,问她是不是疫病区回来的,奚安睁着那双要哭的眼睛盯着柳擎月。

柳擎月叹了口气,回去和门卫说了会儿话,塞了点钱。

奚安就这样跟着柳擎月回了柳家医馆,眼睛还是红红的。

师父看着奚安,又看了看柳擎月叹了口气,也没说什么。不过几日,师父便走了,柳家医馆只剩下柳擎月和奚安两个算不上大人的孩子。但这些年看病都是柳擎月出的诊,师父不在,医馆也没出什么大乱子,继续照常开张。

柳擎月有时候想,要是能和奚安这丫头这样一直守着柳家医馆到也不错。

只是老天总是不随人愿的。


奚安的确很好看,简单收拾一下就很好看,但对柳擎月来说,奚安还是第一眼看见那个红皱红皱的丑姑娘。但无论是美是丑,他还是想和奚安就这么平平稳稳地守着柳家医馆。

那天奚安背着一背篓的野草教他编蚂蚱之类的各种小玩意,她的手真巧。这样巧的手为什么不编一个好看点的帽子,自己给他编的草帽是很丑啊,算了,下次有空再给她编一个。

有一种错误,便是总想着下次有机会,下次有空,等没有了下一次的时候,即便再有时间,也还是成了无用功。

柳擎月没有仁心,他认为医术是买卖,但命,是钱换不来的。

奚安说,“你救了我一命,我便用你救来的命守你。”

柳擎月冷冷回道,“我没有救你,你没有得上疫病。至于你弟弟,我更是没有办法。”

奚安摇头,“你救下了我。你带我走了,倘若你不带我走,我就要跟我弟弟一起走了。”

“何必。”

“这世上我只认识两个人,一个是我弟弟,一个是你。”

柳擎月没有说话,只是拉着奚安的手,安静的穿过长安灯火繁华的街道。

风吹起了阁楼上的风铃。

叮铃叮铃——


柳擎月那时候也只认识两个人,一个是师父,一个是奚安。

所以师父有难,必定要去救。

但他没想到他救下的只有师父的尸体,也没想到奚安会出现在那里,在那阴沉沉的天里,在那八月不断的冰冷的雨里。

昨天奚安和自己还在吵着月饼要做什么馅的,昨天上弦月弯的像奚安笑起来的眼睛。

师父告诉过他,自他走后,无论发生什么柳擎月都不要再去寻他。

果然,师父是对的,他寻到的只是师父的尸体。

他没有听师父的话。

奚安来了,她来了,偷偷跟着来的。

她在雨中舞着剑,剑花刺破了滴落的雨,围着柳擎月的人,就那么被她杀出一个缺口。柳擎月没有见过奚安舞剑,他不知道原来平时跳舞跳的那么婀娜的奚安,她的剑会那么凌厉。

他额上的血染了他的眼睛,他看不清奚安的样子,只是听见奚安大声叫他的名字。

柳擎月,快走!

他感到疲惫,他走不动了。

他想向她冲过去,但是走不动了。直到刀剑声停了下来,只剩下淅淅沥沥的雨声。

奚安站在一堆尸体中,血染红了雨,染红了奚安青色的袍子。青色红色交织,像一幅晕染开的牡丹图。

柳擎月杀光了府里面的人,救出的是师父的尸体。

奚安杀光了府外面的人,救出的是活着的柳擎月。

这次,柳擎月,我赢了你。

我救下活的你。

你的命是我救的,你要好好活着。


柳擎月不知道雨是什么时候变小的。

他只是抱着奚安越来越冷的身体。

一刻之前他哭着问她,你怎么这么傻,为什么要跟过来。

她笑着说,柳擎月,你这个大笨蛋,我这条命是你救的啊。你死了,我要怎么办。我不想一个人了。

奚安说完便断了气,小雨滴落在她苍白的脸上,洗掉了脸上的血。

雨下着下着,就停了。

阁楼上的风铃响了起来,

叮铃叮铃……


我没有仁心,我只是一个买卖生命的人。

他对奚安说。

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

奚安回道。

沉寂了许久。

我也不是一个好人,奚安小声的说,声音小的和初见他的时候一样。

嗯,我知道。

柳擎月的师父给他留下的书信里说了让他不要相信身边的人。

那时候他身边的人,只有奚安。

柳擎月依旧没有听师父说的话,因为他相信奚安不会杀他。他又对了,奚安不会杀他,所以她把命还给了柳擎月。


柳家医馆再次开张的那天,已是隆冬,鹅毛大雪。

前面的药铺台子那里没有人,柳擎月窝在后院的屋子里烤着火炉,和才睡醒的君偌等着炉子里的烤红薯烤好。

“都说长安城柳家医馆的小医师最是没有人情,没有钱绝不治病,怎么突然大发善心救了我。”君偌盘腿坐在炕上,一边嗑着瓜子一边说,活像个大爷。

柳擎月用火钳把红薯翻了翻,然后看君偌那副大爷模样。

早上才开张,这人就一副半死不活的模样冲了进来,以为什么病,结果是一天没吃饭饿的半死不活。也不知道这人从哪里来,可是,这大雪天,总不能把人扔出去不是,要是奚安还在那丫头不唠叨死我。

“长安,柳擎月。”柳擎月先说了自己名字,然后问:“阁下是谁?”

“无家游侠,君偌”

“你是游侠?哪里像侠客了?”

“你不知道我当年砍了大盗……blablablabla”

那天,柳擎月和君偌就在柳家后院吃着红薯嗑着瓜子讲了一晚上或许是真的或许是胡编乱造的侠客故事。

那年,是柳擎月和君偌他们过的第一个年。

之后,柳家医馆的每次除夕都是一大群人,越来越多。

君偌后来问过柳擎月当时为什么自己还没想方设法留在柳家医馆,柳擎月就让他留下了。

柳擎月望着柳家医馆的大门,仿佛那里马上会有人推门出来似的。

只是不想一个人过年吧。

只是不想一个人。


大门突然打开,花锦绣和孟绯月抱着一堆吃的走了进来,东西已经高的快掉下来了,两个人还在讨论是不是还有哪一家的吃的没有买全。

柳擎月叹了口气,无奈地上前去接过部分东西。

君偌也准备起身,发现柳擎月刚刚坐着的地方有一只草编的蚂蚱,真是丑的很。

才准备伸手拿起,突然门外又有一声传来:“前辈!走!陪我去打擂台,这次擂台赛奖金有……!”文银突然就冲进了后院,激动地说完擂台的事,然后开心地和花锦绣和孟绯月开始分起了零食吃。

柳家后院,已经热闹的让人都忘了曾经安静的时候。

这样,其实也很好。


这些野草,

比想象中的顽强。


【注解】

①文银=纹银=钱=银子=缺钱的银子=爱打擂台的银子【我的等式总是惊天地泣鬼神】

②为什么下来拿月月开刀,因为你们实在太爱纠结萝卜啦,所以为了搞清萝卜,我就思考了一下为什么他不收钱,以上大概就揭露了吧,就是医者仁心。对,最后他还是学了医者仁心,所以老人家们说的话通常是对的啦。然后,既然人设最先拿他开的刀,再开一下也不介意吧,因为柳家医馆是个很重要的地标,对。

至于狗血的剧情……看多了你们就习惯了。四八四有人能预见最后狗血的故事发展嘞~欢迎提供狗血剧情点子哈哈哈,我会尽量控制后面不让人领便当的。。。我实在太爱让人领便当了……

③奚安:架空人物。可能因为是自己写吧,所以很多话其实无论从奚安还是柳擎月身上都有说,其实这个和三月三应该表达的感情一样?【当然,很多我自己脑补爽了就懒得打啦,哈哈】感觉三月三和离离原上草都是回忆杀啊……下来估计还是回忆杀?

④按照一个正常游戏思维,奶爸有了(柳擎月)强力输出有了(君偌)【近战】辅助加血有了(孟绯月)另外一个强力输出有了(文银)【近战+群攻】划水的有了(花锦绣)【喂!(#`O′) 】我需要找个血厚抗怪的还要找个远攻的……这样凑齐人才能下副本啊【喂喂!你这是江湖脑洞,不是网游脑洞】

⑤两个重要地标——

柳家医馆:目前确定后院住着君偌,孟绯月,花锦绣,文银属于偶尔住偶尔不住【大概出远门去打wota(划去)擂台】

酒楼:对……还没有名字,起不出来我就叫穿越必备酒楼名字醉仙楼。很多就直接放在酒楼啦~

【离离原上草】

主题:即便我隐瞒你,但一起的时光是真心对待的。即便过去的已成了过去,现在也很美好,但过去的不会遗忘,那些过去教会我的事我会用来对待未来。希望自己未来遇到的人自己会更好地守护住吧。过去,无论是怎么样子的,都是很珍惜的一段时间啊。所以无论怎么喜欢现在的柳家医馆,编蚂蚱的习惯还是不会改变。

题目:想想画面,柳擎月站在一片离离原上草间,衣袂随风飘起,大块大块的云朵染着落日的霞光。然后就安静地站着。

【脑补剧情:奚安的骨灰最后被柳擎月撒在这边平原,这边离离荒草之上。】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