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间鹤

🌸weibo:花间鹤🌸花妖♥第五人格♥ARS★凹凸★vacoloid★蝴蝶蓝★cp混乱邪恶派!喜欢的作品什么都吃不挑qwq毕竟常年冷圈底下趴着的人只想吃饱!

【江湖卷】【上上签】

【炫梦·江湖卷】


【上上签】


心比天高,命比纸薄。

这是阿凤五岁时南门城门口那不靠谱的瞎子给阿凤算的卦,阿凤的娘不信,她家阿凤一定一生福气安康。于是阿凤的娘之后从此再不去东门,免得看见瞎子心烦。

阿凤也不信。

——————————————————

五岁刚满一月。

阿凤每天都缠着瞎子给她重新算一卦,她非得让瞎子给她算出个上上签出来不可。

瞎子只好苦笑,你这小姑娘,何必非得信我这个瞎子。

阿凤嘟嘴,娘曾经说,你从来没算错过。

瞎子摇头笑,那是因为我算的卦还太少。

阿凤不理,非得让瞎子算出来个究竟。

瞎子把阿凤弄乱的纸抚平,喃喃道,生,老,病,死,爱别离,怨长久,求不得,放不下。人生八苦,看的多,不用想便知道,然而自己的命数却只能交由天定。何苦执着。

但是,瞎子你说了这么多,阿凤不知道啊。阿凤只是想要一个上上签。

————————————————

人生苦短。

阿凤的爹走了。

阿凤问瞎子,爹为什么这么早就离开了我和娘。

瞎子摸着阿凤的头,望着天,似乎他真的能看见什么似的。说,这是已定的命数。

阿凤抱紧膝盖道,我不信天,亦不信命。

瞎子什么也没说,只是摸着这个缩成一团的小姑娘的头,心想,这姑娘哭相一定特别丑。

那一天,瞎子给了阿凤一个空白签。说是祝她满八岁的贺礼。

瞎子说阿凤可以叫他爹。

阿凤赏了他一记暴栗。


瞎子不知道怎么惹上了这个小姑娘。

起因不过就是那支下下签。

从她娘带着阿凤来算卦的那一天,这个吵吵闹闹的小姑娘就每天都要过来。

不过,除了话多有些烦,也算懂事。

但是,小姑娘,瞎子的卦从来没有收回的道理。

瞎子常想,这小姑娘一定很难看,难看到其他小孩都不愿意和她玩,只好来找自己这个瞎子逗趣。

然而阿凤听到瞎子说她很丑的时候,炸毛了……连续三天都没出现。直到听说南门口算命的瞎子几天没吃饭快饿死的时候才拿着饭盒跑过去。

她问,你四八四傻?

瞎子笑,本来就没清醒过。

阿凤不理他。

瞎子这三天才发现,阿凤貌似成了他的一种习惯。

习惯,总是要下狠心才能改掉的。

原来,他失败了。

现在,依旧如此。


瞎子告诉阿凤,自己二十五岁会死。

阿凤认为他就是个神经病。

那时阿凤正值豆蔻,女子的姿态开始显露,出落的水灵。然而,瞎子看不见不知道。

那一年,阿凤的娘去世了

阿凤还是瞎子的丑姑娘。

——————————————————

几个月后。

瞎子成了阿凤怀中的满身是伤的瞎子。

阿凤说,你算的真准。

瞎子笑,理应如此。

阿凤说,我真讨厌你。

医师告诉阿凤,这一次,他救人。

阿凤知道,瞎子可以活了。

活着,就好。


夜弦看着瞎子笑,我真没想到,你这种人竟然有人愿意拿命救你。

瞎子也笑,我也没想到有人会拿命救我。

烛火下,瞎子看着夜弦的一袭黑衣,隐隐约约闪着银色的纹路,像是一幅山水画。

阿凤曾经说,她也想出去看看,看看瞎子曾经走过的山河图景。

然后她身上带着瞎子的毒,一个人离开了。

这一次,她的确没给瞎子再一次机会为她卜上一卦,求个上上签。


夜弦走了。

阿凤也走了。

瞎子,还是城门口那个瞎子。


他,在城门口等阿凤回来。


阿凤回来时是和一个男子一起回来的,瞎子认得出阿凤的声音,但是却认不出男子的。

阿凤告诉那个男子,这个算命的,是我爹。

瞎子笑,对,我是她爹,女婿好啊~

阿凤成亲那天,瞎子给阿凤梳的头。他想自己不是个有福的长辈,但是阿凤说,她想和爹说说话。

瞎子看着阿凤铺下的长发,小心地梳着。

阿凤说,夜弦问她要去了空白签,告诉了她真相。

瞎子没有说话。

阿凤继续一个人说,她当时恨极了他,但是夜弦问阿凤要不要救瞎子,她还是第一反应就答应了。阿凤觉得自己是疯了,但是疯了也比就这样看着瞎子死好。

瞎子还是没有说话。

阿凤问,瞎子,你知道你欠我多少吗?

瞎子说,父母之仇,性命之恩。

阿凤笑,你不知道。


那天,阿凤嫁给了那个与她一起游遍山河的人。

那一年,阿凤十七,正是他们遇见时他的年级。


瞎子再想起他们想见的第一天,反到觉得十分好笑。

阿凤,假如我可以选择。

我也不会给你下下签。

我也不会杀你父母。

我也不会让你茕茕一人。

但是,我没有选择。

起码,这样,你还可以好好活着。


瞎子死的那一天,夜弦还是叫来了阿凤。

阿凤显得很平静,似乎对这一切早已知晓。

阿凤站在门口对夜弦说,我知道我回来有一个人一定会自尽,所以我不敢回来,知道世上有这么一个人会一直念着我,这样很好。

医师,他真的是瞎子吗?

有时是,有时不是。

那他看的见我的模样?

嗯。

阿凤擦干脸上的泪,笑,总不能这样去见他。


到了夜晚,夜弦还站在门口。

门外出现了声音“月月!月月!快点把醒酒汤拿来!师兄又喝醉了”颢霏拽着阿杰肩上的衣服把人拖了进来…夜弦无语摇头,去后院拿醒酒汤去了。

颢霏看着夜弦,呃…医师啊…你家后院着火了。

夜弦看了看火光,嗯,对啊,我让烧的。

你烧房子干嘛?!!

心情好啊*罒▽罒*

这人是疯子,不要理不要理。颢霏默默给阿杰灌醒酒汤。

花妖拿着火把,将最后一块火把扔进去之后,合掌闭眼轻生说了什么,便去后院找水,准备控制火势了。


自此,各不相欠。

所有人事,通通怪不得天命。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