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间鹤

🌸weibo:花间鹤🌸花妖♥第五人格♥ARS★凹凸★vacoloid★蝴蝶蓝★cp混乱邪恶派!喜欢的作品什么都吃不挑qwq毕竟常年冷圈底下趴着的人只想吃饱!

【天醒之路】【遥霍】《消失的尽头》



【注】

1.李遥天×霍英
2.我努力过了qwq
3.文章里衣服描述七院士都是紫色大氅,背后有北斗标志,对应的星星会比其他明亮一些~努力想了想弟子服,算了大师兄也紫紫的吧。
4.仔细想了想,原先脑子里进北斗之前的衣服算中式现代,进北斗之后衣服脑补又回归中式古典了啊~摘风学院的衣服风格又感觉很欧风啊,西凡的制服什么的~


路平来北斗看到的第一个异能是玉衡星李遥天的消失的尽头。
来北斗第一个可以将自己的事情告知的是即将死去的霍英。
现在,李遥天死了,霍英活着。
消失的尽头到底有没有尽头呢,只是消失了,原本是有的。
李遥天消失在什么地方了呢,本来存在的人死后会去哪里呢。他会在消失的尽头等着在找到他的人吗?
无从得知。
路平没有去安慰霍英,他不会安慰人。
霍英说“杀了陈楚”那便一定有理由,活着的人为死去的人报仇,这是必须去做的事。
于是路平就去杀了陈楚。
但霍英在知道陈楚死讯后,还是那幅老样子。
以前的他虽然老说着要死,但眼中流露的萧瑟诉说着他内心想活下去。
现在他说他会好好活下去,他笑着,眼里却透露心死如灰的悲戚。
如果说消失的尽头有长度,最远大概就是从生至死的长度。
百年消亡,十方寂灭。
生死一念,如光一刹,如梦一场。
霍英来北斗已经多年,想不透看不明的事情却经年累积,有时候很想拉过陈楚蹲在墙角聊一聊,倘若洞明能窥破人心的话。想想又觉得是自己太过庸人自扰,本来就虚无缥缈的事情何必牵扯更多的人。
本来就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
喜欢上一个不该喜欢的人,本来就是一个错误。
澄碧的天色与山峦相融,风带动脚边沙尘。玉衡峰如往常一般宁静,似乎又太过宁静。
霍英走在玉衡峰的小道间被突然蹦出来的一个身影吓了一跳。
“师兄,这个是我自己做的月饼,你尝尝!”娇俏的师妹趁着霍英一个人将食盒塞进霍英怀里便跑开了。
留着霍英看着怀着的一盒月饼一脸呆滞。
跑这么快做什么?自己一句话都没听清啊。
食盒收了已经收了,想了想霍英还是拿出一个尝了尝,冰皮莲蓉的,糕点细腻,的确是用了心做的。
“站在这里做什么。”紫色衣摆毫无预兆地出现在眼前,霍英抬头“老师早……”
李遥天过来看他手里的月饼,霍英笑了笑“老师吃吗?”
李遥天看了看霍英手中咬了半口的月饼,“嗯。”
霍英看着把自己吃的拿走的老师愣住,等等这个发展不符合老师一贯严肃的风格啊?老师你都不带推一下的吗?还有……我抱着这么大一盒的月饼,干嘛非抢我手上的啊?
“师妹自己做的?”李遥天问道。
“……”霍英低头咽血“是的”
“味道不错。”
“老师要不要再拿几个?”
“那我就拿走了。”
“老师再见。”
霍英目送着拿走他刚收到在手上只呆了不到一刻钟的月饼的老师的背影渐渐远去。
老师……老师你不要走!
霍英在呆怔中回神,却发现李遥天的身影早已不见,身边事物皆扭曲最归于黑暗与沉寂。
在黑暗里,一只蝴蝶轻轻摆动着翅膀从远处飞来,然后一点点碎裂,看起来那么脆弱的事物突然地消亡依旧会慨叹它的果断,它一点点化作星星点点的光,勾勒出梦中人的面貌。
又是梦啊,霍英笑了,看着出现在眼前朦胧的身影还是不自觉地抬起手抚上光影交织下虚幻的面庞。
李遥天,白天时候我无数次承认你死了,不在了。到了夜晚,却还是希望你能像这样活在我的梦里。
光影碎裂,星星点点向远处飘走,霍英追着光踉跄着向前走去,一点点离开黑暗的梦境。
他眼前是一片光亮。
耀眼却不温暖。
他在那片光亮中看见一个黑色的身影,脊背宽厚挺直,他向那个人走去。
二十米。
十米。
五米。
马上……只要再走几步就到了。
将要走到的那一刻那个身影伸出手将霍英推出了光明。
“霍英,好好活着。”还是那般熟悉而温柔的声音。

怎么走也走不到目的地,霍英也曾经在消失的尽头里也徘徊过,但他不害怕,他相信自己总能找到方法。可是这次真的没有办法了。

哪种人是让你感到害怕的?
一种是一心求死的人,他们已经死了却还活着,如同行尸走肉般苟延残喘在这世上。还有一种,是那种明明可以活下去却还要为了别人选择去死的蠢人。
你有害怕的人吗……
有,但他死了。
消失的尽头,是阴阳永隔。
是我再也走不到有你在的地方。

评论(4)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