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间鹤

🌸weibo:花间鹤🌸花妖♥第五人格♥ARS★凹凸★vacoloid★蝴蝶蓝★cp混乱邪恶派!喜欢的作品什么都吃不挑qwq毕竟常年冷圈底下趴着的人只想吃饱!

【天醒之路】【遥霍】《十方寂灭》

《十方寂灭》


[tips]

①李遥天×霍英
②太久没写过东西了,文笔…emmmmm
③北斗副本那一小节部分对白段落就是虫爹原文(根本舍不得改QAQ)
④霍英大师兄呜哇哇哇我喜欢你啊!
⑤大概后面会画图吧





我从一开始就想好好活着,即便在我毫不在意说着我快死了的时候,我也想好好活下去。而后来我必须活下去。总有一个人要留下来,为死去的人报仇。
这便是我能继续更好地活着的理由。

1.命不久矣

玉衡门前,男子笑着拍了拍对面人的肩,眼睛眯成一条线,看不清眼神。
“我快死啦。”霍英笑。
陈楚摇头,“师兄你可别这样说。”
“不信我吐点血给你瞅瞅?”霍英笑得更开心了,岔气还加了两声咳嗽,继而笑着云淡风轻地说,“所以大师兄还是你来吧,不要再推辞了,我相信你,老师也相信你。”
不等陈楚多做言语,霍英转身便离去了。
陈楚看着霍英离去的背影无悲无喜。
罢了。
只是一个注定要死的人。

霍英一步一步走出了玉衡,似乎是在计算步数,每一步都踩的非常实非常认真。直到眼前出现了那个人,有节奏的步伐才终于停止。
“老师。”霍英看着突然出现的李遥天,以往见面话匣子总是关不上的人,现在却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病好了就回来。”李遥天直视着他的眼睛说。
专注而认真。
霍英呆怔了片刻,又笑了,“老师,玉衡峰的上下事项我通通打点好了,手上的事情已经陆陆续续交给陈楚了。陈楚虽年轻,倒也稳妥,应能帮老师把之前积攒下来的事尽快处理完。”
李遥天皱了皱眉,“霍英。”
“老师,这次离开,大概我就不回来了”霍英低头一笑,然后转身看着玉衡,如同他第一次来到玉衡一般,老师也是在他身边,叫着他的名字。
李遥天随着霍英的目光看上去,“会好的。”
“老师,真的不会好了。”霍英将头转回来,低头微笑。
“霍英。”李遥天又念了一遍霍英的名字。
霍英本来严肃的脸突然笑起来,一歪头,“好好好,病好了我就回来,老师你千万别生气啊,不过我偷懒偷多了到时候什么都不如陈楚了你可不要嫌弃我。”
霍英说完便轻快地几个跳步离开了玉衡峰。

霍英,玉衡峰前首徒,以擅长定制系异能闻名大陆的玉衡星李遥天门下第一弟子。
绝症药石不医,命不久矣。

2.必死无疑

霍英才成为首徒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总是一只一只地在折千纸鹤。
李遥天也不知道为什么总是一只一只地将霍英随意放在山间的千纸鹤收回来。
阮青竹去玉衡的时候,有次正好撞见李遥天对着一桌子的纸鹤皱眉沉思的时候,伸出手准备拿一个看看,却发现怎么也够不着。
消失的尽头。
“这纸鹤有什么特别的吗?怎么连碰都碰不得的。”阮青竹双手交叉抱胸站在一旁。
李遥天面不改色地看了她一眼,便把千纸鹤收了起来。
“怎么,有什么事。”
“你这个人,太认真了真不好玩。”
“……”
阮青竹才准备离开,李遥天突然开口说了话,“你会折千纸鹤吗?”
???
“能不能教我折?”
!!!
送走阮青竹,李遥天正好看见霍英在一座小山峰的亭子里躺着,手中还是正在折一只千纸鹤。
“你在做什么。”李遥天想了想还是过来了。
霍英看见李遥天笑着起身,“老师!”
“嗯。”李遥天望向他手中的纸鹤
霍英笑道,“没什么,就是折着玩的。”
霍英见到李遥天便放下了手中的纸鹤,跟老师说着北斗大大小小的趣事,李遥天便看着霍英说了一堆堆的日常琐事,表情极为认真,似乎是在听着什么任务。
霍英说着说着看着他眼睛便说不下去了,突然笑了出来。
跟这样的人说趣事还真是很无奈啊。
李遥天看着他笑,本来严肃的脸也有一丝柔和。
霍英道,“老师你再不回去你今日的工作又做不完了。”
李遥天盯了他片刻,起身便离开了。
霍英抬起头望着天看了很久,把脸贴到冰凉的桌子上,给红起来的脸降降温。
老师,千纸鹤如果叠一千只,他们说是会帮喜欢的人带来幸福的。
你知道吗?

李遥天那天之后就不见霍英随意放在山间的千纸鹤了,他看着自己手中的纸鹤有些发呆。
“老师老师!这是玉衡最近的流水我拿来了。”霍英直接推门进来。
刹那间李遥天已经将纸鹤收起,“嗯。”
李遥天看着霍英对着他笑便转向他,“还有事?”
“没了,我帮师父整理下这些书卷吧。”
“好。”
两个人各自安静地做着工作。
时间仿佛格外漫长却不恼人。
霍英睡着了,他最近总是很容易就睡着。
他梦见他第一次见到老师的那天,老师一身白衣就跟个仙鹤一样直身而立。
他看向自己,说,“霍英,玉衡峰。”
霍英在梦中痴痴地笑着。
李遥天转身看见霍英笑着倒是笑着无奈地摇了摇头,起身走进霍英身边。
果然还是安静的时候乖一点,平时精明却太张扬了,这样乖巧安静也没什么不好。李遥天不自觉手抚上了霍英披下的长发。
鬼使神差地一点点靠近,亲吻了那个痴笑的人。
唇上的温度让怀中人不自觉皱了眉,李遥天抱起霍英让他靠的更舒服些,怀中人眉头便慢慢舒展开来。
李遥天伸手拿下霍英手中折完的纸鹤,放进了那堆纸鹤之中。
霍英醒来李遥天已经不在房里,身上是老师平时挡风的氅衣,霍英为自己竟然睡了过去写一点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我做了什么啊?竟然在老师面前睡着了!
还在老师的氅衣上留下口水?!
不得了不得了。

陈楚看着一脸生无可恋抱着什么衣服出来的霍英道,“师兄,严歌说他找你,说你前一阵脉象不太对劲。”
霍英看了看陈楚,“好。”
“师兄你这抱的是……老师的……衣服吧。”
霍英阴笑了一下,“玉衡机密,不可说不可说。”
陈楚耸了下肩摊手,便带着霍英去严歌那边。

“不治之症。”严歌说道。
“必死无疑?”霍英问道。
严歌看着他,“若安心服药,约莫还有一两年。”
霍英平静地仿佛他们在讨论的不是自己。“那就真的是必死无疑了。”
一千只纸鹤,一年365天,算起来也不知道能不能折的完。
老师,你说会不会有下个人也愿意这样给你折纸鹤呢。

李遥天看着门口抱着洗净的衣服的霍英,笑着走过来,“霍英……”
“老师,我要去养病了,您觉得陈楚接替首徒之位如何?”
李遥天皱眉,“什么病?”
霍英笑,“严歌都说不清楚,估计北斗也没人知道可。”
李遥天直勾勾盯着霍英,“养病继续养病,工作你暂且放下,不要提什么接替首徒之位。”
“老师”霍英似乎是要说什么。
突然李遥天走上来,捏住霍英的肩膀,唇上的触感让霍英睁大了眼睛,男人的舌头从唇缝中闯了进来,激烈的在口中肆虐。
“霍英,你给我好好活着。”李遥天捏着霍英双肩,认认真真看着霍英说道。
认真好像,李遥天只要这么说了,霍英便真的能活下去。
霍英怔愣的手上的衣服都落在地上,才洗的衣服就这么又粘上灰。
他滑坐在地上,看着看着李遥天远去的方向,突然笑了起来,声音清朗,由自内心地开心。
“老师,徒儿很开心了。”

3.飞蛾扑火

“师兄已经去了五院。”陈楚跟在李遥天身后说道。
李遥天看向五院的方向,“由得他去吧。”
李遥天去看霍英的时候,正巧碰上他在咳血,只听声音都可以感受到那个人是在多么苦痛的咳嗽。
他准备进去却突然听见一个人说话,“你这又是何苦,难受不难受。”
霍英虚弱却仍旧张扬的语气,“不难受,我开心的很。”
“开心地等死?”孙迎升便处理地上的血边说到。
“开心。”霍英笑。
孙迎升问,“你就没有什么活下去的动力?或者牵挂的。”
霍英不假思索,“没有,除了北斗平安之外,无欲无求。”
“你不是喜欢李院士?”
霍英看向天空,“不喜欢了,已经不喜欢了。”
“为什么不喜欢?”
“孙迎升,大概是我发现老师也有那么一点点喜欢我,我就满足了不想再喜欢了吧。”
“这听起来非常渣了”
霍英笑,“喜欢一个人太累了,何况我是一个快要入土为安的人。”
老师,别喜欢我了,太累了。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不如相忘。
停驻许久,李遥天最后还是没有走进去。
李遥天抬头望向伸出院落的枫叶,颜色赤红似火。

“我爱你,霍英。”

爱与生命,皆是飞蛾扑火。

五院门口一片平静,似乎从未有人经过。

4.平坦之路

霍英看着李遥天新招进来的人不由得佩服老师的直觉,六魄贯通,天醒者,有些人说不定此生都见不到。
他的老师,某种直觉真是厉害啊。
以前是这样,现在还是如此。
似乎冥冥中都有注定。
如果生和死早已注定,我本来是不想再去挣扎了的。不让自己痛苦,更不想让老师再添加痛苦。安静的消失,是不是对两个人来说都会好很多。
我本来是这么想的。
老师,没有人想死,我并不是求死,而且在等待我的结局,可是我突然有那么一点,不想等了。
我突然想活下去。
老师,你选的人。
很好。
很强。
我相信你,你说我会活下去,我就可以活下去对吧。我还想看更精彩的世界。
路平路平,谁不想走一条平平坦坦的道路呢。
可从来就没有一条平坦之路,难道就这样固步自封吗?
我也只是想好好活着,我不甘心啊。
我也想和你一起守护玉衡门人,守护北斗学院啊,老师!

5.北斗之乱

李遥天和孙送招,一个是玉衡院士,一个是天玑首徒,两人都是修练界顶尖的人物,何时如此狼狈过?
李遥天面对困难之境内心坦然却苦笑着摇了摇头,竟比他先走他要知道又该生气了吧。
敌人迟迟未近身,李遥天忽地看向树林,只见霍英扶着树出来,模样倒比自己还惨些。
“霍师兄你没事吧?”孙送招连忙问道。
“我有事又不是一两天了。”霍英说道。
  一直没有说话的李遥天直直看向霍英,霍英看向李遥天笑着点了点头。
老师,我不想死了。
也不想再继续躲着你了。

“你很好。”李遥天微笑。
“是的,我挺好。”霍英点点头。

两人向前走去。
李遥天在前,霍英在后。
没有过多的言语,两个很虚弱的身体,两个看来随时都可能倒下的背影,看上去却又十分高大、坚定。
孙送招看着他们两人的背影愣了许久才追了上去。

李遥天坐镇玉衡峰,他看着他的首徒。霍英,正在燃烧他生命最后的光辉,忽然觉得心头悸痛。
强如李遥天,认真如他,突然如同预示到什么结局一把想拉住霍英。
他想让他好好活着。
可是,这都不该是现在想的事。
李遥天闭了下眼睛,说道  “传讯,准备发动七元解厄大定制。”
说罢看向霍英:“我们两个人一起。”
  “是。”霍英点了下头。
师徒两个走向玉衡峰的峰顶。
那个除七院士和首徒以外,任何人都无资格走进的七元解厄大定制的中枢定制所在。
这里,只有他们两人。
“怕吗。”李遥天突然问道。
霍英笑,“天塌下来不是还有老师顶着我不怕。”
李遥天突然笑了,“你啊,好歹也已经是老师了,怎么还是这副无赖样子。”
霍英看着李遥天的笑容也笑了出来。

只有那两人能发动七元解厄大定制。
代价一个人的生命不够。
于是李遥天叫上了霍英。
霍英也一点犹豫都没有的就跟上了。
天塌下来我不要你一个人顶着,我陪你一起扛。

没有什么能阻止这两人一起。
他们几近破碎的身体状况不能,峰顶的艰险陡峭不能,两人的步伐,无论再艰难都是那么坚定。如同他们最后走向那孤峰时一样。
蹒跚,却毫不动摇。
明明两个人都终将面对死亡,内心却没有一丝犹豫和害怕,李遥天拉着霍英的手,两个人的笑容都那么出自真心。

为了北斗,为了保护这里的每一个人。

“我之前那样是不是很没出息啊。”霍英站在七星剑下突然问道。
“没有,很可爱。”李遥天突然说道。
“我……”霍英本来想接话突然反应过来红晕从脸颊晕上耳朵。
李遥天看着七星剑呢喃:“要是早一点就好了。”
霍英抬头,“什么?”
李遥天微笑,向他摇摇头,“没什么”。
两人有条不紊地各自施展着魄之力,就连偶有闪过的痛苦神情,看起来都是相辅相成的。
陈楚的出现打断了的定制完成,李遥天他看着从黑暗中走出的陈楚,万万没想到是另一个首徒是叛徒,心神皆乱,一口鲜血喷了出去。
霍英什么也没有说,什么也没有问,一个箭步抢到了李遥天身边,扶住了险些倒下了老师。

霍英此时有点想笑自己怎么这么傻。
卧底,他竟然把首徒交在了一个卧底手上。

一番打斗之后本来已经是强弩之末的两人更是遍体鳞伤。
霍英吞下魄粮丸。
这是注定必死无疑的背水一战。
陈楚逃离企图发动困兽的时候,霍英让靳齐带着重伤的李遥天赶紧离开。
从一开始他就已经准备好要舍弃自己,他想好好活下去,所以他不会继续躺在平静的五院,他的生命到最后一刻都在为了北斗而战斗,在生命最后他也想与这个人一起守护北斗。

6.玉衡院士

“……对不起了……”灯尽油枯的霍英喃喃说道。
突然即将破碎的移动迷宫又重新恢复。
“不是说好了天塌下来我顶着,霍英。”
霍英朝着李遥天笑了一下又想起困兽已经发动,急忙叫道, “老师快走!”
“玉衡峰的门人,是要以保护整个学院为己任的。”李遥天说道。
“你做得很好,不愧为玉衡峰首徒。”
“而我,是玉衡院士。”
李遥天举起一手,神兵十方寂灭飞至,悬在了霍英的头顶上空。
“好好活着。”李遥天亲吻了一下霍英头顶说。

十方寂灭,消失的尽头,牢牢护住了霍英。
 
须臾之间,霍英的眼前已是一片血雾。
那是他的老师,玉衡院士李遥天的鲜血。
“老师!!!”霍英跪倒在地。
结界之内,困兽之中,这是唯一的一片狭小净土,老师却将其施展给了他。

“老师……”霍英抬不起头,他不想也不敢看到那个人一点点消亡溶于血雾。
指甲甲片刺进的肉中鲜血淋漓,霍英眼中通红像溢了血,眼泪大颗大颗落在地板上。
  “陈楚!!!!”一声呐喊。
在这困兽之中,这困兽般嘶吼的声音竟也被瞬间击的粉碎。

玉衡星落。
即便是白昼般明亮的天空,也无法掠去流星丝毫光芒。
那两个坚定的背影,再也不会并肩出现了。

7.十方寂灭

霍英后来想过绝境之时。
如果他当时拼命与陈楚搏一把。
如果他早点问靳齐要魄粮丸。
如果他没有把首徒之位给陈楚。
如果当时他没有丢下玉衡峰和他一走了之。
可是人死不能复生。
永远不会有其他结局。

霍英活了下来,比自己想象的还要久很多。
活的比李遥天和陈楚都要久。
又到了北斗大乱的那一天的日子,北斗上下去祭典早年逝去的同门。
霍英不想去感染那悲伤的氛围,索性就把自己关在书屋看书,别人也害怕他一动怒就吐血也没人去打扰他。
霍英追杀陈楚的时候就如同行尸走肉一般地生活,等到陈楚死后,又忽然恢复成正常模样,似乎一切事情都没发生过,依旧与同门调笑打趣。但面色还是灰白没什么气色。
一提及玉衡院士霍英便用空洞的眼神直勾勾看着你,久而久之也就没有人敢在他面前提起玉衡院士了。
霍英随意看的一本分上下两卷,他只好去找下卷。
“在这里。”霍英取下书,却发现书的内页最后一张夹着什么东西,那页纸藏着一个小折叠空间,在霍英打开的一刻,无数千纸鹤从书页涌出,散布在房间各处。
千纸鹤,一千只。
不多不少。
一千只里霍英就是一下子发现了不属于自己的那只,那是李遥天折的。折的相当规整认真,就如同那个人本身一样。
他知道,没有折够一千只。
多的那些,都是李遥天折的。

最后到底是谁给谁祈愿呢?
祈的又是什么呢?

霍英捡起李遥天的那只纸鹤,突然笑了起来,笑声越来越大,最后直接捂着肚子坐在了地上。

“你特么的李遥天,”霍英红着眼将手中的书卷扔在地上“你特么的李遥天!”
旁人听到声音才准备进门看看怎么回事,霍英用力将其震了出去,然后设下屏蔽禁制。
“我……”眼泪突然砸下,霍英用袖子胡乱抹了一下留下泪痕的脸颊“我以为我能放下的,我以为我已经放下了,为什么你还要留下这种东西?啊?!”
眼泪止不住地从眼眶溢出,霍英已经不再去管,“你特么死了啊!”说罢直接一把将书卷全部推到地上,黑纸白字,字体遒劲端正。

霍英倒在书卷之中,醒来的时候已是半夜。
哭泣原来是这么累人的一件事。
霍英感到脸上泪干掉的痕迹有些难受,手不自觉地擦了两下然后将身体撑起。
他看了看窗外的天色,抬手准备将禁制消除,手却停在空中,银白的发丝顺着手臂垂下。
霍英看着月光下的银白,手收回来盖住眼睛笑道,“真难看,以前说你白发好看的我大概是疯了吧。”眼泪静静地流下。

情深不寿,慧极必伤。
十方寂灭,阴阳永隔。

霍英离开的屋子,玉衡峰守夜的弟子看到霍英的一夜白了的头发都睁大了眼睛,霍英遇到每个惊讶的人都微笑着点头示意便离去了。
他冲着玉衡峰顶走去。

老师,我没有理由了。
也活的时间够长了,看我头发都白了。
老师,我有点反悔了,我不想好好活着了。
一个人,真的好累啊。

评论(10)

热度(21)